印象中

98年的2月

我在台南白河南訓基地

那時我手剛受傷

一個人拿著相機

找尋躲在不同地點的各個營隊

那時一樣是冬天

風很大

一個人走在路上

那時遇到新加坡的星光部隊

就像在一個沒有人認識我的地方

我背靠著假城鎮的斷骸

靜靜地坐了下來

思考著未來

想要作什麼

當時的我一點也沒有頭緒

過一天算一天

就像是為了過生活而生活

沒有很想要什麼 但也不知道為了什麼而努力

一直好像都是這樣

今天我聽著派車司機

聽他講每個他載過乘客的成功經驗

但我不禁地很想問他

我可以聽聽看不好的例子嗎?

看著自己

從外語到電腦工程師

我很清楚自己不是工程師的腦袋

我只是讓自己像工程師

個性越來越鈍

從以前 很驕的個性

到現在好像沒了個性一樣

當兵讓我學會了掉眼淚

出社會讓我學會了合作

一直都是在學習中

看似很順利

熱衷在我自以為的努力裡

但是對於看不到目標的終點

漸漸很惶恐

就算得到了全部又能怎樣呢

caram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